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劍骨-第五百一十章 惡之本源鑒賞

劍骨
小說推薦劍骨剑骨
袁淳先生的目光,一点一点恢复清明。
太子轻声道:“不知是饮下龙凰血液的缘故,还是老师意志力超群的原因,他偶尔能够抵抗住堕落的状态……在皇权的指引下,短暂恢复清醒。”
众人望着被三把飞剑钉在石壁上的老者。
宁奕皱起眉头。
的确……袁淳先生身上的污秽气息,似乎在减弱。
他望向太子手中的火折子。
怪不得自己点燃神性灯笼之后,太子依旧握着这枚火折子进入地牢。这火折之内所蕴藏的,乃是不属于神性的“特质”力量。
在天都城内,皇权的力量凌驾于众生之上。
水能载舟亦能覆舟。大隋皇权便是万民信仰所抬起的巨船!
自己的神性,可以灭杀影子这等不可杀物,因为神性内所蕴含着的极致光明,与影子的黑暗乃是完全对立的力量。
而皇权内的蕴含力量,显然不至于这么强横。
但,依旧霸道。
宁奕抬起手掌。
“嗖嗖嗖”的三道破空之音,白虹龟纹龙藻,三把飞剑从石壁之上掠出,带出三蓬鲜血,缭绕在宁奕肩头。
不再被飞剑钉杀所束缚。
老者背靠石壁,缓缓跌落,结跏趺坐。
宁奕的确感受到了……黑暗气息的衰退,而他皱着眉头望向身下。黑暗如潮水般,掠入了那具蜷缩着的洁白肉身之中。
龙凰以肉身为老师侍奉,她分担了黑暗的侵蚀。
所以,袁淳先生能在外力的帮助下,短暂恢复清明。
可一旦与黑暗有染……便再也无法回头了。宁奕望向面色潮红的龙凰,心中难免生出三分怜惜,这位平妖司大司首为师尊做出了巨大的牺牲,即便是自己,也没有办法将她拉回来。
不等龙凰身体异变,三把飞剑裹挟着神性,便穿透其身体,将女子钉在地面之上。
宁奕没有直接迸发杀念。
他只是压制住了这位大司首。
“不……”
“不要杀她……”
苍老的声音,听起来触人心弦,一片慈悲,祥和。
恢复理智的袁淳先生,一只手捂住自己的胸口,破烂的衣衫,胸口位置,已经凝聚出了一朵漆黑无垢的莲花,那朵莲花的花瓣如剑齿,尖锯,妖异而又鲜艳。
大部分的肌肤,回归了洁白的玉色,显现出圣人之象。
“先生……”张君令不禁轻轻出声,她感受到了当初昆海洞天,所感应到的熟悉气息。
那是自己从“初生”之始,就记下来的光明气息!
这才是自己要找的先生!
袁淳恍惚抬起头来,他望着张君令,视线中白衣朦胧的女子逐渐从重叠状态回归,合一。
“光……”老者顿了顿,缓缓阖目,笑道:“张君令,你出关了啊。”
算了算,的确也是时候了。
张大楼主神情有些茫然。
“老师。”太子也恭恭敬敬揖了一礼,此刻的袁淳,与自己先前所见的任何时刻都不同。
上次见面,先生虽然短暂压制住了黑暗,但依旧有些疯癫。
此刻,老师展露出了前所未有的清醒状态。
“执剑者的剑意……再加上皇权,让我能够短暂回归这片人间。”老先生伸出双手,轻轻握了握,喃喃道:“我一截朽木,安安静静入土也就罢了,不曾想,最后的时光,还给你们带来如此大的麻烦。”
老者望向地上,被飞剑剑意压制的龙凰,语气中带着三分悲意。
“这些年……龙凰在为我分担污秽……是么……”
楼乙 守望凡尘
三尊分身,收徒不多。
对拜入莲花阁座下每一人,袁淳都付出了真挚的心血。
正是因为老先生淳朴至真的性格,龙凰最终选择牺牲性命,以此回报。
“真是一个傻孩子啊……”袁淳轻声道:“这是我的业力,何至于你来替我承担?”
重生 空間 之 田園 歸 處
“先生……何至于此?”
宁奕等了许久,数次欲言又止,此刻终于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。
这也是太子,张君令,顾谦的疑惑。
李白鲸因为大泽战争将倒,为了逆转局势,力挽狂澜,选择躲入黑暗,借用力量。
这,可以理解。
堂堂大隋国师,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,何至于牺牲意气和理想,做出这等选择?
“这其实……是一个很简单的故事。”袁淳扶着石壁,缓缓站起身来,他嘴唇干枯,挤出一个温和的笑容,“修行分身之术的时候,我动了不该有的心思。我将自己分成了三个纯粹的容器,一具身躯容纳力量,两具身躯容纳精神。那具容纳力量的身躯,就成为了行走北境,斩杀妖魔的‘紫莲花’。”
“而这个选择,就是一切错误的开始。”
“我将心中的善恶分开,三尊分身,本无颜色……随着意识的诞生,产生出了颜色。镇守天都的‘金莲花’,乃是光明和善的象征。而储存‘恶念’的分身,逐渐演化成为了黑莲,我没有想到,恶念的力量,竟然如此强大。”
“本以为,两尊分身,将黑莲花压制住,不赋予其力量,便可以避免悲剧……”老者喃喃道:“可是后来我才发现,我错了。恶念会无止境地膨胀,金莲和紫莲花,最终将第三个‘我’,囚压在地下牢狱之中。”
宁奕望向太子。
面对调查,质疑,还有一些早就存在的,捕风捉影的说法,太子从未辩解过什么。他一直就是那种不屑于辩解的人,从第四司风波开始,便是如此。
袁淳先生的话中,可以得到一个信息。
这座牢狱……早就存在了。
黑莲,是先生自己选择囚压在此的。
“如果没有皇权的力量。没有人可以将我释放出去。”袁淳笑了笑,道:“这就是黑莲最终的归宿,在黑暗中,安安静静,等待死亡。”
先生的笑意,有些难过。
最终龙凰发现了这个秘密,选择赶到地牢,为他续命。
“宁奕,谢谢你。”老者重新靠在石壁上,艰难喘着气,从这个状态中,能够感受到,他似乎剩下的时间不多了。
失去了“黑莲”加持,他不再永生。
宁奕摇了摇头……他注意到了袁淳先生此刻的颓态,今日此行,让他觉察到了一些信息。
影子,似乎不仅仅是可以“感染”的?
袁淳先生的黑莲花,乃是发自内心的恶念,所凝聚的产物。
老先生抬眼望了宁奕一眼,颤抖着声音,说道:“世人所不能理解的影子,其实就是‘恶之本源’。我无意间的举措,制造出了这么一个纯粹邪恶的东西。”
“这世上,只要还有光。便一定会存在影子……”袁淳低声地喃喃,“人心中只要有恶念,就能够被点燃,四境各地,都潜藏着永堕的邪教徒。大隋皇权,万万年来,始终追查着所谓的邪典祭祀,试图阻拦着‘影子’的诞生。”
他望向宁奕,更望向牢狱外的三人。
“在光明皇帝的手札中,曾经留下了灭世的谶言。”
“天幕崩塌,海水倒灌。两座天下,倾覆一旦。”
袁淳轻声道:“这一天,或许就快要来了?”
太子神情不太好看,他眯起双眼,问道:“所谓的永堕者,能导致两座天下的毁灭?”
如果老师所说的,乃是真话。
那么光明皇帝“灭世谶言”里的景象,乃是比妖族南下更具有毁灭性的灾难。
“我……没有探寻到真相。”袁淳摇了摇头,可以看出,他的神情十分不甘,道:“我的时代,不是正确的时代。找遍两座天下,也无法解开光明皇帝的谶言。”
何为天幕崩塌?
何为海水倒灌?
其实……宁奕也不太能够理解这个谶言。
但他相信光明皇帝所留下的先知预言……因为这样的场景,他已经见过了太多次,太多次。
“东境之战,云州城出现了‘影子’的痕迹。”宁奕望向太子,道:“李白鲸堕落之前,就有幕后黑手,在操纵大隋的权贵……两座天下,都已经被这股力量渗透。”
剑曜九霄 沸腾的汽水
太子皱起眉头。
袁淳的意识,恢复清醒之后,意识到了外面的世界,已经过了许久。
在烈潮之后……大隋的格局,似乎发生了变化。
看到太子和宁奕凝重的神色,看到自己弟子张君令和那个年轻男人相互对视的眼神,老先生在角落里,露出了一个欣慰的笑容。
宁奕和太子……似乎开始联手了啊。
一道沉闷的咳嗽响起。
老者捂着嘴唇,指缝渗出一抹殷红。
“我的时间……恐怕不多了。”袁淳深吸一口气,道:“我想要把这些宝贵的信息,留给你们。这是我在莲花阁的五百年里,所调查的秘密案卷。”
苍老的手指,轻轻按在眉心。
巨大的信息,在空中飞掠而出,凝聚出一枚又一枚竹简。
“三尊分身,各自拥有独立意识。但却共享记忆。”老者轻声道:“这是我没来得及,向下一任执权者公布的心血。如果不是完全压制住黑暗……这份记忆,永远也不会见世。”
宁奕抬起手掌,轻轻握拢。
山字卷,将这份虚无缥缈的神海之力收下。
这份记忆,是宝贵的财富。
“再过一些时辰……我便会死去。”袁淳凝视着自己双手,喃喃道:“生死于我,已无意义。可是龙凰,不该因我而死。我想试一试,能不能救她。”
宁奕皱眉,道:“先生……一旦接受黑暗,堕入其中,便无法再救了。”
“她的情况……不太一样。”袁淳先生神情哀伤地低语,道:“她是为了我,才作为容器。宁奕,接下来,我会将黑莲花重新凝聚,将污秽吸回体内。如果一切顺利,她会重新恢复洁净之躯。到那个时候,请你出手,将我抹杀。”
宁奕明白袁淳的意思了。
“那……若是出了意外?”
“若她仍被影子所纠缠……”袁淳深吸一口气,轻声道:“宁奕,你便行使自己执剑者的权力吧。”